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生命的大走廊

來源:西海都市報作者:祁宗珠編輯:張琪發布時間:2019-11-24 查看數0

“140臺野外紅外相機共捕捉到野生動物視頻26356條,其中,雪豹視頻6564條,專家認定,在長760多公里的曲麻萊通天河流域生活著60多只雪豹。”上個月,一條好消息傳來,三江源國家公園長江源園區曲麻萊管理處的工作人員沸騰了。

兩年前的2017年9月,曲麻萊管理處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為了對通天河流域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種群生存情況作出評估,組織生態管護員及牧民成立綠色江源雪豹監測隊,一個月后,在通天河流域拍攝到10只雪豹。

三江源國家公園成立以來,隨著野生動物調查工作的啟動,管理處對當地的野生動物分布情況有了更加詳盡的調查數據。曲麻萊管理處生態環境和自然資源管理局局長尕塔說:“隨著三江源生態變好,我們有必要調查雪豹及其他野生動物的分布情況,兩年來,我們發現在760多公里的通天河流域,有野生動物沿河谷兩側的山脈移動,也有野生動物渡過通天河,在通天河南北兩側來回遷徙,我們還拍到了70多只白唇鹿橫渡通天河的場景,還有巖羊過通天河的畫面,這樣的新發現,有助于我們更加深刻地了解野生動物遷徙流動的情況。”

通天河,這條流向中國腹地的大河,在青海三江源地區、乃至青藏高原有著極為特殊的生態意義。

沿著通天河一直往西,向長江北源楚瑪爾河走,可以到可可西里、羌塘、阿爾金山——這里是中國最大的三大無人區,更是野生動物的天堂。每年夏季,7萬多只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從西藏、新疆、青海三江源三個方向,跨越雪山河谷到達卓乃湖、太陽湖畔產羔,秋季,藏羚羊則帶領小羊返回三大保護區。

沿著通天河往西,再往南,就到了唐古拉山,這是一座雄鷹都難以飛越的高山,西接羌塘,東接可可西里,南接三江源,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雪豹通過這座山脈,在青藏高原腹地活動。

通天河以北有巴顏喀拉山脈,這是一座西北東南走向的山脈,再往北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的發源地。巴顏喀拉山脈南側是長江流域,它是長江、黃河這兩條世界性大河的分水嶺,這里更是三江源野生動物活動的通道,雪豹等大型野生動物從這里來回走動,前往長江源和黃河源。

而通天河本身就是一條生命的走廊。長期在青海三江源從事野生動物保護研究的山水自然保護中心相關負責人介紹,他們經過多年的研究證實,在玉樹數百公里的通天河干流及支流,生活著大量的歐亞旱獺。

可以想象,歐亞旱獺這一高原水域中的旗艦物種,這一河流生態系統健康及完整程度的指示物種,有一天,或許可以從巴塘河出發,經過玉樹市區,經過通天河口,逆流而上數十天后出現在曲麻萊境內。因為,最近兩年,曲麻萊生態管護員在通天河保護區、玉樹市區的水域中,經常拍到歐亞旱獺的蹤跡。

去年底,來自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雪豹項目的官員在黃河源區調查。調查范圍從阿尼瑪卿雪山到冬格措納湖附近,在數百公里的調查區域內,調查人員發現了雪豹母子活動、雪豹交配、雪豹巡視領地等各種關于雪豹的關鍵信息。

世界自然基金會雪豹項目官員何兵介紹,雪豹調查項目開展順利,工作人員在海拔4000多米的冬格措納湖附近拍攝到了兩段極為關鍵的視頻——一只成年雪豹大搖大擺地在湖邊巡視,俯視著它的領地。

何兵說,目前,經過近一年的努力,他們已經證實雪豹這一高原旗艦物種在黃河源頭生存、繁衍的可能,接下來,他們將研究黃河源區的雪豹是否與其他地域的雪豹存在基因交流、領地爭奪等情況。

黃河源區的雪豹會不會沿著冬格措納湖的水,順著山谷順流而下,前往柴達木盆地?這是極為大膽的科研猜測,也是科研專家們都想去證實的一項科學項目。

青海三江源、祁連山、青海湖,長期以來就是野生動物保護者、科研專家們探索自然奧秘、揭示生物密碼的最佳科研場所。

青海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南岸保護站站長吳永林說,過去的17年里,先后有4位博士研究生跟蹤研究國家一級保護動物普氏原羚的生存狀況,經過他們的研究,普氏原羚這一曾經生活在中國西北廣袤地域的物種,為何最終將青海湖畔選為唯一棲息地的生物密碼得到合理解釋。青海湖畔有廣闊的草原,有少量的人口,最重要的是最近這些年湖畔生態環境的改善,給普氏原羚提供了大量的綠草。

監測結果顯示,上世紀90年代青海湖畔的普氏原羚種群數量在130多只,而今年最新的科學調查發現,青海湖畔的普氏原羚數量為3000多只,更加可喜的是,普氏原羚的人工科學繁育實現了從0到50多只的突破,種群從7個增加到現在的14個,種群活動范圍從起初分布密集的幾個點擴大到整個青海湖流域。“以前只在青海湖北岸生活,現在整個青海湖畔都有它們的生活足跡。”吳永林說,跟蹤研究普氏原羚17年,他和青海湖保護者們最喜歡看到的也是這一幕。

這樣的一幕,在祁連山國家公園也出現了。前不久,祁連山國家公園組織甘肅、青海兩地森林公安聯合巡查,長期從事野生動物保護的一些森林公安民警也在關注祁連山下野生動物種群的基因交流情況。這也是祁連山國家公園管理局正在做的一項研究,相信不久的將來,在一線保護者、科研專家以及國家公園管理人員的努力下,我們能看到雪豹、黑頸鶴等野生動物在祁連山下來回走動,創造生命奇跡的故事。

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員連新明表示,目前,隨著三江源生態持續向好,綠色發展的生態理念在高原大地廣泛傳播,以雪豹這一旗艦物種為代表的高原野生動物,在青藏高原的昆侖山、祁連山、唐古拉山、巴顏喀拉山以及阿尼瑪卿雪山為代表的棲息地之間是如何交流溝通的……這一全球野生動物專家廣泛關注的科研項目正在一一展開,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在青藏高原這個數百萬人生活的廣袤地域,一個個野生動物與人類比鄰而居的、關于生命大走廊的故事將越來越多。

    没条件没人赚钱就别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