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大湖-青?!返谌?世界

來源:青海長云網作者:編輯:李娜發布時間:2019-12-26 查看數0

如果說,曾經的青海因為遙遠而得以保留其獨特的個性,那么如今,青海正在向整個世界敞開大門。在這看似喧囂、躁動的節奏中,生活的種種都在經歷著新的洗禮。在這一過程中,青海人會如何取舍,又該作何選擇?無論是對傳統的堅守還是創新,無論是對夢想的追逐還是反思,這背后,皆為守護一個家,一個可以駐留回憶、寄托未來的地方。

墨汁暈染出美好的祈盼

青海湖南的年都乎村

一年一度的“跳於菟”開始了

於菟意為“老虎”

每年農歷十一月二十

土族百姓都會挑選

七名體壯的男子

用爐灰涂抹全身

再繪上虎豹斑紋 成為“於菟”

于是 這一整天 他們就像老虎一樣 威風凜凜 閃轉騰挪

為家家戶戶驅趕妖魔 直到黃昏降臨 一眾“於菟”在鞭炮聲中 沖向隆務河畔

冰冷的河水 洗凈了斑紋 也洗凈了災禍與疾病

這 何嘗不是我們每一個人 對未來的期盼呢

剛察縣位于青海湖北岸。

這個季節,在沙柳河鎮,很容易就能找到卓瑪家。

寂靜的小山村,機器的忙碌聲分外響。

而且,還彌漫著淡淡的青稞的味道。

卓瑪,的確沒時間去看病,農歷七月十五——祭海的正日子就快到了,小工廠的生意全靠這幾天。這也是她全家一年的希望所在。

祭海,原本是一個古老的祈福傳統,1724年,清雍正帝下詔每年秋八月定期祭海,從此,這項活動便一天天固化成為了沿湖百姓最重要的節日。2008年6月,青海湖祭海,被列入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每年,大大小小的祭?;顒?,從4月一直會持續到盛夏。

寶瓶是藏八寶之一,也是祭海儀式中不可或缺的物品。

為表虔誠,寶瓶內裝有青稞、小麥、豌豆、玉米、蠶豆等五種糧食,同時還會裝入珍貴的藥材甚至寶石碾成的粉末。不過,卓瑪家的寶瓶與傳統的寶瓶,還不一樣。

五年前,卓瑪的父親開辦了這家制作環保寶瓶的小工廠。這種用青稞與小麥面粉烘焙而成的寶瓶,入水即溶,魚鳥可食。

然而,工廠成立后不久,父親就突發腦溢血去世。

妹妹、妹夫在外打工,卓瑪用羸弱的身軀,扛起了這個家。

除了寶瓶,她還得照顧自己與妹妹的三個孩子。

不過,孩子總會長大。

看起來,卓瑪并不著急

熱貢,位于青海湖東南的隆務河谷,藏語意為“夢想成真的金色谷地”。

與青藏高原偏遠、高冷的牧區相比,

這片由黃河支流沖積、滋養而成的峽谷地帶,是一片物華天寶之地。數千年來,為躲避戰亂,不同的人們帶著不同的文化來到這里,雜糅互鑒。聞名遐邇的熱貢藝術,就此誕生。

與峽谷中的大多數村民一樣,喬丹,也以繪制唐卡為生。

顯然,蘭夸加對兒子不滿意。

原因也不復雜:喬丹的心,最近不在畫唐卡上。

今年,喬丹得到向往已久的新相機。

兩萬二千元,對這樣一個家庭不是一個小數字,但也不至于太為難。困難的是,喬丹終于征得了父親的同意。父親的態度有所緩和。

但即便如此,喬丹也很清楚:他得加倍努力,用好的攝影作品去證明自己。只有好照片,才能徹底扭轉父親心底認為兒子不務正業的偏見。

空閑的時候,喬丹喜歡教姐弟倆唱歌。

小兒子旦正,完美遺傳了喬丹的文藝細胞。

喬丹知道,他的孩子,一定會走出去。

飛翔,讓世界看到我們的翅膀。

一年一度的環青海湖國際公路自行車賽一天天臨近。環湖賽,是亞洲頂級自行車公路多日賽,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國際性公路自行車賽。

對于青海天佑德自行車隊來說,這是在家門口向全世界展示與證明自己的最好機會。

去年環湖賽,張志善拿下了象征“亞洲最佳”的藍色領騎衫。

今年,全隊的期望自然而然地又落在了他的身上。

張志善的家在日月山腳下,一個環湖賽必經的小村莊。

但家人最初對他的選擇,并不理解。

為了最大程度地提升比賽成績,每年環湖賽前,青海隊,都要沿比賽路線進行一次實地拉練。

這支去年取得環湖賽總冠軍的本土車隊,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環湖賽的比賽線路設計以碧波浩瀚、鳥翼如云的青海湖為中心,并向周邊的青海東部農業區、西部牧區與荒漠區、南部高寒草甸草原區,以及甘肅的河西走廊、寧夏黃河金岸等地延伸。沿途風光雄奇壯美。

但這一切,似乎與賽手們毫無關系。

高密度的賽事,讓張志善的膝蓋不堪重負。

公路自行車是一項挑戰速度與耐力的運動,危險系數極高,受傷時有發生。

拉練結束時,隊友才讓意外受傷。

七月是青海色彩最豐富的季節,也是各種民俗活動最頻繁的季節。

隆務河谷,迎來了一年之中最隆重的節日——六月會。

六月會是青海同仁縣藏族、土族村莊特有的傳統文化節,已流傳了1400多年。每年農歷六月,峽谷村莊所信奉的山神便會“復活”,村民們則要放下手頭所有的工作,請神歸來,為其沐浴,并在之后持續數天的舞蹈狂歡中,表達對山神護佑的敬意和感激。長則五天,短則兩天。

對喬丹來說,這是他向父親證明自己的最好的機會。

幾年的堅持,讓喬丹在遠近村莊中小有名氣。

而村民的信任,則讓喬丹成為這場神秘而莊嚴的人神狂歡中,唯一一個能夠近距離、全方位拍攝舞蹈的攝影師。

持續五天的六月會,雨,下了三天。

不過在這樣的日子里,風再大,雨再大,舞蹈不能停。

環湖賽,拉開了帷幕。

張志善的父母,比兒子還緊張。

第一賽段,張志善意外摔車。

而隊友李自森,收獲了象征“亞洲最佳”的藍衫。

比賽仍在繼續,來不及打理心情,張志善,又投入緊張的競爭。

好在13個賽段才剛比完一個。人生就像賽道,走完農業區,還有牧區與荒漠區、高寒草甸草原區等不同景觀等著大家去欣賞。

美麗,總是在風雨過后悄然登場。

今天,是六月會最盛大的一天,天氣終于放晴。

當最德高望重的長者起舞時,六月會便到了最高潮。

村民們以最隆重的儀式,將心愿寄托神靈,祈盼夢想成真。

往年的這一天,張志善的父母都會早早守候在村頭,等著比賽大部隊經過。

今年的比賽路線突然有所調整,距離村子最近的觀賽點,是37公里以外的龍羊峽。

祭海的正日子,如期來臨。

這是卓瑪生病后第一次參加祭海,也是一家人久違的共同出行。在外打工的妹妹特意請假趕了回來。

因為沒有推廣渠道,卓瑪家的絕大部分寶瓶只能在祭海這一天出售,能否將寶瓶賣個好數量,關系著父親的廠子是否可以繼續下去。

祭海的最后一個儀式,是向湖中投擲寶瓶和供品。

快兩個小時過去了,汽車還在掙扎。

看不到希望,隊友們心急如焚。但張清哲,似乎毫不焦躁。因為他知道,在這樣的情況下,急也沒什么用。

三個小時后,汽車掙脫了泥潭。

哈拉湖是青海的第二大湖泊,深藏于祁連山脈,與青海湖共享一脈冰川水源,是中國北方生態保持最完整的地區之一。

十年前,張清哲首次駕車穿越了哈拉湖無人區,并將這片神秘湖域,通過互聯網帶入公眾的視野。從此,張清哲開始了專業戶外探險的生涯,而哈拉湖,是他每年必去的地方。

每一次穿越,張清哲都會選擇一條從未走過的新路線。而這次穿越的目的地,是未經開發的哈拉湖西岸,那里保留著他對哈拉湖最初的記憶。

隨著戶外旅游的興盛,前往哈拉湖的路越修越好。

但對張清哲來說,那個曾經的世外桃源,也漸行漸遠。

眼前的這條河,是張清哲此行的最后障礙。

最終,張清哲放棄了原定目的地。

再過幾天,納頓就要到達草灘村了。年近八十的祁山林是村里的廟管。

每年的納頓,是他最期待的日子。

納頓,是一個植根于土地的古老節日,人們以“會手舞”、“莊稼其”、“三將”、“五將”等舞蹈和戲劇的形式,復原遠古先民們作戰、農耕、漁獵的生產生活場景,以此感念先人,寄托愿想。

    没条件没人赚钱就别生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