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青海網絡廣播電視臺!

《大湖·青?!返诙?家園

來源:青海長云網作者:編輯:李娜發布時間:2019-12-24 查看數0

【序】

相傳,

這里曾是一片蒼茫的草原,

有一汪深不見底的清泉,

泉眼覆一石板。

一行者取道于此,

揭石板,

痛飲甘泉,

離去時卻忘蓋石板。

轉瞬間,

泉水洶涌,

淹沒大千。

一天神急忙將一山峰斬斷,

擲于水中,

封泉眼。

草原自此化作一湖清水,

而那塊封泉眼的大石,

便是湖中央的海心山。

第二集 家園

青海省 尖扎縣 尖巴昂村

天寒地凍。有太陽的地方,就有人在曬太陽。

過了年,朋毛加老奶奶就八十七歲了,她現在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曬太陽。

不過,兒子陳美一早就在打掃佛堂。

千戶莊園,原本是昂拉地區最后一任千戶長的宅子,融蔵漢建筑、木刻與壁畫藝術之精華于一體,有“安多第一宅院”的美譽。

如今,莊園常年開放,供游客免費參觀。而作為千戶長的后代,朋毛加和她的孩子們則繼續生活在莊園的一角,一家人幫忙看護著園子。

朋毛加:“孩子們我是左盼右盼,想著他們什么時候能放假,放假之后他們會不會回家,我天天盼著這個?!?/p>

一進臘月就是年。朋毛加有六個孫子和孫女,可小年都過完了,還有兩個在鎮上讀書沒回來,這讓老人有些掛念。

大孫子公保項杰,已跟著師傅學了12年的唐卡繪制。


過完年,公保項杰就得自立門戶了。

 朋毛加大孫子 公保項杰:“未來的話,我心里想的是,出名會很難,但是自己喜歡的是繪畫,不管是任何畫,我都喜歡?!?/p>

位于青海湖東南一隅的尖巴昂村,因地處山區,耕地并不多。

不過,青海湖的存在,阻擋了來自西北的風沙繼續向東蔓延,也讓這片黃河上游谷地得以獨享一方水土和氣候。

午飯過后,村民們各自拎著油和面粉聚集。

地當灶,土為鍋。土燒饃饃通過燒、燙、燎、焐等方法,將麥香與土壤完美組合。敲打,是制作土燒饃饃的過程中最主要的一個步驟。饃饃下方的土坷垃要使勁地敲碎,不敲碎則會影響饃饃色香味的平衡。饃饃什么時候可以出土,一切全憑經驗,通過聽聲音來下判斷。

朋毛加:“把上面的土撥開,用比較硬的東西,弄掉燒焦的部分,現在的人可能會覺得不干凈,但我們認為是干凈的?!?/p>

長老 萬徳:“土里燒的沒有什么不干凈的,草是從土里長出來的,五谷也是從土里長出來的?!?/p>

以前,青海大多數地方都在用這種方法制作饃饃,但現在,隨著社會的迅速發展,這種傳統的制作工藝在許多地方已經不再使用。即便在這個相對封閉的小山村,也只有過年才見得到。

臘月二十九,親戚們陸續來家里幫忙。這是吃團圓飯的日子,可二孫子還沒回來。早飯后,朋毛加再也忍不住了,催促大孫子去鎮上接弟弟。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縣 縣城

這是距離青海湖南岸最近的鄉鎮。

年節氣氛,讓這個五千人的小鎮擁有了五萬人的氣場。

祁發章莫熱村村民:“這個是多少?四塊八,還有什么菜容易保存呀,耐放的再就是洋蔥了?!?/p>

祁發章是江西溝鄉莫熱村的村民,自從四年前哥哥去到海心山居住后,他每年都會自發給哥哥運送補給。

海心山,因遠離塵世,自古便有許多僧人在此修行。

青海湖的封凍期長達半年之久,由于船只無法通航,冰面穿行成為島上物資供給的唯一途徑。

氣候變化導致青海湖近幾年的冰情很不穩定,冰面穿行變得越來越危險。

這個青海湖你也不能隨便走,不看天氣走出去的話,可能就會遇到危險了。

為了這次上島,祁發章,已準備了兩個月。

青海省 尖扎縣 縣城

一年就過一次年,啥都不能將就。

雖然明知道奶奶在家里早已是心急如焚,但兄弟倆,還在有條不紊地打理著自己的光輝形象。

到達海心山,祁發章,必須穿越30公里長的冰面。這意味著:他得在零下15攝氏度的冰面上行駛至少3個小時。

剛下的一場雪,隱藏了可能開裂的冰縫。

祁發章只有不斷起身遠眺,才能判斷前路安全與否。

莫熱村村民 祁發章:“冰的厚度啊都要看,硬過的也不行,那樣的話就有生命危險。反正要了解它呀,了解透了以后就簡單了。

了解透徹了,也就簡單了。但簡單,并不意味著萬事順意。

行程雖過半,但面對漂浮的冰面,祁發章選擇了退卻。只有在自然規律支配下的生活,才是真正的生活、自由的生活,與人道的生活。

青海湖,從來就是個好老師……

青海省 尖扎縣 尖巴昂村

近些年,中國人對春節越來越看重,但傳統節日原本的樣子,鮮有人知。

天還麻麻黑,朋毛加就在家人的幫助下開始打扮自己。作為村里年紀最長的奶奶,她等著天亮前接受全村孩子們的新春祝福。作為家里最小的孩子,公保達杰也得摸黑給村里所有的老人去拜年。

年復一年,尖巴昂在海螺號中蘇醒。這似乎暗示著青海湖的前世。

對于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來說,傳統,即規矩。

當法螺號響起,村民們便要在廟堂聚集,一日三餐,飲茶誦經。

這樣的村莊集會,要從大年初二,一直持續到初六。

青海湖,是一個生命聚合體,我們看不到滄海桑田。但我們,截取了它生命歷程中的一個片段。于是乎,時光匆匆的步履,便在這一刻,慢慢地,慢慢地,慢了下來。

它與我們同在,草木枯榮,周而復始。

在大湖面前,人是渺小的。山,也不例外。

青海省 南山

青海南山,因居青海湖之南而得名,最高峰海拔4681米,藏語稱“賽爾欽日吉”,意為“金色的大山”;蒙古語稱“庫庫諾爾嶺”,意為“藍色湖的嶺”。

明月出天山,蒼茫云海間。南山是祁連山中段最南支脈,也是青海湖盆地與共和盆地的分界線。然而,同一片土地,僅一山之隔,卻風光迥異。

青海省 共和縣 沙珠玉鄉

沙珠玉,名字昭示著珍貴,也透露出艱難。

每隔一天,南賽就要趕著羊群穿越沙帶,前往牧場上唯一的飲水點。

 沙珠玉鄉下卡力崗村牧民 南賽:“青海湖那邊好像是草原,我們這邊放牧,需要從沙地過去,比較難?!?/p>

南賽生活的下卡力崗村,居住著藏族、漢族、蒙古族等多個民族,是一個擁有190多戶家庭、900多個村民的半農半牧的小村莊。

很久以來,缺水與沙化,便困擾著這片土地。

此刻,南賽的舅舅多杰才讓正帶著幾個村民查看水窖的情況。

從220米深的地下抽取的井水,被儲存在村莊最高點的水窖中,這是全村唯一的用水來源。

多杰是守水人,這是一個只在下卡力崗村才有的崗位。

由于沙化嚴重,水窖底部常有泥沙淤積。

天氣漸漸變熱,春耕馬上就要開始。每年這個時候,清理水窖,都是下力崗村男女老少最重要的工作。環境的惡劣,顯而易見,但其積極意義也同樣顯而易見。

對于下卡力崗人來說,沙土是生活的一部分,但為治水所做的努力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此刻,我們很難分清誰是什么民族。休戚與共是艱難的,也是幸福的。

清理工作結束了,多杰才讓正在做最后的檢查。

守護水源,每月有500元的補貼。但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更看重的,還是這塊土地的未來。

沙珠玉鄉下卡力崗村守水人 多杰才讓 :“也干不了多少年了,我年齡大了沒有很多時間,(在我能干的時間)力所能及的認真干好這個工作?!?/p>

沙珠玉,沙漠里如果沒有水,這塊玉也便失了魂。

青海省 共和縣  倒淌河鎮

倒淌河,東起日月山,西至青海湖。全長約40多公里,區別于大多數自西向東的河流,故名倒淌河。日月山,初唐時名赤嶺,海拔3520米,是游人進入青藏高原的必經之地,故有“西海屏風”、“草原門戶”之稱。

溫暖的海洋季風就此止步,山以東務農,山以西游牧。

農歷五月底,又是轉場的季節,牛羊早已經迫不及待。

在青海湖畔,雖然定居和外出打工已成為牧區的生活常態,但仍有一些人堅守著逐水草而居的傳統。比如,拉乙亥麻村的馬拉加。

倒淌河鎮拉乙亥麻村村民 馬拉加:“現如今如果沒文化,國家和民族發展了,需要用鐵锨的活很少,兩個人都去到處打工的話,就送不了孩子上學,放牧的話,可以一邊放牧,一邊照顧孩子?!?/p>

馬拉加要將家里的幾百頭牛羊,從冬季牧場轉移到六十公里外的夏季牧場。然而,連綿的雨水,讓他對這兩天一夜的路程,增添了幾分擔心。

轉場的日期與路線,是祖先們早已定下的,一代代傳承至今。

日子一到,不管刮多大的風,下多大的雨,必須出發。

一家人兵分兩路,馬拉加負責護送羊群,妻子和妹妹妹夫負責40余天的生活所需,運往夏季牧場。

牧民 馬拉加 :“我自己的話,從我記事以來,十五六歲開始,就到夏季牧場來了。作為一個放牧的牧民,如果不根據四季變化進行轉場的話,會對牲畜的生長不利,另外草也會不夠吃?!?/p>

青海省 湟源縣 日月山

日月山,即日月升起的地方。古巴蜀人通過觀測六座日月所出和六座日月所入的山峰來判斷季節。而對于生活在青海湖畔的人們來說,只需要時不時抬頭看看東面的日月山即可。

作為連接內地與青藏高原的咽喉要道,日月山,過去曾是唐蕃古道和絲綢之路青海道的必經之地,如今的青藏公路,也從這里的埡口通過。

每年,馬拉加,沿著這條古老的路線往而復來。

傍晚,馬拉加與妻子,在日月山上的駐扎點會合。

到達日月山,意味著轉場的行程過半。

疲憊的一家人,將在這里駐足一晚。

青海省 鸕鶿島

伴隨著新生命的降臨,青海湖,又迎來了新的一天。

作為中國最大的咸水湖,青海湖的儲水量達1050億立方米,是三峽水庫總儲水量的近3倍。

在40余條注入青海湖的河流中,布哈河提供了60%以上的徑流補給,也因此被稱為青海湖的“母親河”。

沿布哈河逆流而上,很容易就能到達祁連山腳下的阿柔鄉。

青海省 祁連縣 阿柔鄉

青壯年都轉場去了夏季牧場,78歲的托合賣,正專心致志地指導編織牛毛帳篷。54歲的義義,是老人寄予厚望的傳承人。

青海省祁連縣阿柔鄉牧民 托合賣:對于我們牧民而言,不管讓我們去山谷,還是山頂,只要自己帶著牛毛帳篷,去哪里都能安安穩穩地生活。


搭帳篷的材料有牛毛、羊毛,布匹等。而最貴重的,就是用黑牦牛絨毛編織的黑帳篷。

轉場的傳統雖在,但牧民們已很少有人使用手工紡織的布料搭帳篷,而像捻線、卷線等復雜的工序,更是鮮有人問津。

托合賣,忙著教大家編織又有什么意義呢?

青海省 祁連縣 阿柔大寺

托合賣:“最初的阿柔大寺是由阿柔大格西創建的,它有六百多年的歷史,坐落于阿尼瑪卿雪山腳下?!?/p>

游牧民族的歷史,馱在牛背上,也編織在帳篷里。阿柔部族是青海湖環湖八族之一,幾百年來,牛毛帳篷跟隨部族的遷徙,從青海湖南岸輾轉來到北岸的祁連山區。

青海省 祁連縣 阿柔鄉

位于祁連山區的阿柔大寺,保留著一頂世界上最大的牛毛帳篷經堂。據說,這頂布料面積近1200平方米的帳篷,共用去近2000斤牦牛毛。每年春夏之交,附近的村民們都會幫忙縫補帳篷破損受潮的部分。

托合賣越忙,就意味著距離搭建牛毛帳篷經堂的日子越近。因為在阿柔部族的在世老人中,托合賣是最了解帳篷經堂制作工序的人。

祁連縣阿柔鄉牧民 托合賣:“現在的牛毛帳篷變得稀有,等過幾年,在新一代年輕人中,像帳篷這樣珍貴的文化,會非常稀有,會慢慢消失,我有這樣的擔憂。

平常家中只有老伴與托合賣相依相隨,這幾天,兩個女兒特意從遙遠的夏季牧場趕回來看望父母。

明天是老人最重要的日子,但愿天公能作美。

青海省 湟源縣 日月山

凌晨三點,馬拉加睡不踏實,爬起來照看一下牛羊。天氣比想象中的還要糟糕,霧更大了。該怎么辦呢?

馬拉加的愛人卓瑪也和一早醒來,發現丈夫和牛羊都不見了。

原來,當牧人因為各種惡劣天氣迷失時,領頭羊可以找到正確的方向。為了不耽擱時間,馬拉加在領頭羊的帶領下,獨自趕著牛羊,悄悄上路了。

卓瑪也和和妹夫只好抓緊時間,趕到下一個會合點。

只是,越是著急,天公似乎越不作美。

三番五次的陷車,讓卓瑪也和對獨自前行的丈夫,格外擔憂。

距離夏季牧場只剩十公里山路了,但三輪車和攝制組的越野車,卻再一次陷入了泥潭,無法自拔。下午,馬拉加趕著牛羊,來到了會合點。暮色一點點降臨,一家人,只能徒步走完這最后的十公里。

牧民 馬拉加:“對我們來說,牛羊是我們生活的依靠,牛羊經常需要到更高一點的,水草更充足的地方(吃草),我們即使辛苦一點,也要轉到更高一點的山上,哪怕要背著生活用具,也沒覺得辛苦?!?/p>

青海省 祁連縣 阿柔鄉

農歷六月初一,是阿柔大寺搭建帳篷經堂的日子。

定居放牧后,阿柔大寺已建成新的土木結構的大經堂。然而,為了延續珍貴的部族記憶和祖先智慧,每年夏天,在天氣最好的一個月里,這頂因祖輩守護而傳承至今的帳篷經堂,都會重新佇立在草原上。

帳篷經堂,不論是縫補還是搭建,都有很多講究和技巧。托合賣一個地方指點不到,大家就會手忙腳亂。

這個年近八旬的老人,累并快樂著。

青海省祁連縣阿柔鄉牧民 托合賣:我這個年過古稀的老人,不管我會不會,總是答應教別人,這里怎么搭,那里怎么弄。希望后輩們關注牛毛帳篷,學會制作搭建,不讓這個傳承消失。

青海省 共和縣 縣城

一個月后,因為兒子的補課需要,馬拉加又趕到縣城,租住在一家賓館里,陪伴兒子學習。

與大多數處于轉型期的牧戶一樣,馬拉加一家常處于多地分居的狀態。

倒淌河鎮拉乙亥么村 牧民 馬拉加:“現在的孩子享受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不愿意去放牧,所以我想讓我的兒子將來偶爾去放牧,讓他吃點苦,將來他到社會上,不管做任何工作都能吃苦?!?/p>

“我雖然才藝不精,但亦要在此獻上一曲:此方世界,萬幻如夢;人生一瞬是一幻,富貴安樂又一幻,銀裝人間再一幻?!?span style="text-indent: 32px;">馬拉加高歌一曲牧歌。

青海省 沙珠玉鄉 下卡力崗村

青稞熟了。高原透出些許涼意。

趁著這幾天陽光明媚,村民們抓緊時間收割。

一年的汗水,終于澆灌出金燦燦的果實。

沙珠玉下卡力崗村 守水人 多杰才讓 :“樹的作用很大,主要用于防沙,以前種樹的老一輩都已經去世了,但是他們種的樹對我們下一代很有用。 ”

當翠藍色的湖水再次凝結成潔白的冰蓋,祁發章又該動身了,今年,雖然哥哥已不在島上居住,但他還是囑托祁發章,要按時給海心山上的人們送些冬季的補給和過年的物資。


    没条件没人赚钱就别生孩子